岛国无码Av免费观看_草樱av视频在线观看_国外av在线视频bbw_韩国 av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www.ntxinxi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逍遥小散仙 第三集:骷髅魔军 第六章 开山神弩

时间:2018-04-21 水若旋即回神,大慌道:「有人来了!」
  急忙推起小玄,翻下树枝飞快地整束衣裙。
  小玄如从天堂坠落,心里虽然千般不肯万般不愿,但也只好起身穿裤。
  「快点啊。」
  水若连声催促,心急小玄动作太慢,遂上前帮他整理衣衫,又问道:「你快瞧瞧,我的头髮乱么?」
  「不乱……」
  小玄笑嘻嘻道:「只是脸蛋红喷喷的好可爱。」
  水若大羞,正要发嗔,就见一行数人从小径弯处转出,为首之人器宇轩昂气度非凡,正是世袭靖忠侯官拜大泽令的方少麟。
  无怪声音如此熟悉,小玄目中似要喷出火来。
  水若赶紧撒手退后,打眼色示意小玄把尚未整好的衣摆拉下,却见那人无动于衷,只是恶狠狠地盯着方少麟一行。
  方少麟这时也瞧见了他们,微微一怔,旋即朗声笑道:「你们怎么在这,崔师弟的伤势好些了吗?」
  「鬼才是你师弟!你又来这里干什么!」
  小玄怒气冲天,话音方落便想起这里就是人家的家。
  方少麟身后的几名军官皆尽大怒,纷纷按剑厉喝:「大胆狂徒!你是何人?竟敢对大人如此无礼!」
  小玄剑眉一挑,强横道:「我是你们大人的师兄,不服的儘管上来!」
  「胡说八道!大人岂有你这不知好歹的同门?待爷爷拿下你再问!」
  一名魁梧的大鬍子军官大步跨出,腰上悬着一把粗铁鞭,却赤手空拳就来捉小玄。
  小玄见他两只大手光华隐透,竟是道中之人,心中微微一凛,忙提离火真气注入缠于臂上的八爪炎龙鞭,冷笑道:「过会你便知自个是爷爷还是孙子哩!」
  「古将军,你且退下。」
  方少麟赶忙喝止,见小玄怒容满面,还以为是因称呼的老结子,便笑道:「既然上次胜负未分,我们就别再争什么师兄师弟了,以后乾脆直呼名字得啦。」
  说着向水若行礼:「师姐好。」
  水若点点头,不自然道:「小玄身上好了些许,天气又好,因此我带他出来走走。」
  心中只盼这行人快快离去。
  岂料方少麟毫无要走的意思,他稍侧身子,抬手示旁边一个细眉深眶身材高挑的青年男子道:「介绍一下……这位是蕩魔堡少堡主贺天鹏,乃我大泽平原的英雄俊杰,今闻邪秽作乱,特率大批伏魔好手前来助阵。」
  那贺天鹏颔首作揖,脸上虽有微笑,神情却颇见倨傲,其目精芒闪闪,显然是个真元充盈修为不俗之辈。
  方少麟转向为那人介绍水若与小玄:「他们俱是我九师叔门下,这位是程水若程师姐,他是崔小玄,哈,不知该算我师兄还是师弟。」
  小玄气鼓鼓的,心里边不知已把这行人诅咒了多少遍。
  水若则衽裣行礼。此时她心神未定,脸上犹残着迷人的淡淡晕红,眸中儘是盈盈水波,正无知无觉惊心动魄的妩媚着。
  贺天鹏目中闪过一抹震憾的讶色,忽道:「曾闻奉天侯的二千金自幼拜在如意娘娘门下,莫非程小姐之尊堂就是名震八方的奉天侯程大人?」
  水若点首应是。
  贺天鹏「哎呀」一声,倨傲之色瞬时尽去,大声道:「幸会幸会!在下久闻小姐才艺之名,一直仰慕,不期今日遇见,终得如愿以偿!」
  水若只哦了一声,并没接话,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。
  贺天鹏目光炽灼地盯着她,逕自接道:「三年前,程大人于东海之滨诛剿皇朝叛逆蒙白虎,家父曾率五百伏魔手赶赴协力,用陷魔网擒妖将于龙隐渡,竟得程大人赏识,奏报今上,赐与金匾一块。敝族上下一直思恩图报,只可惜至今不能如愿。」
  方少麟笑道:「贺少堡主今次又率三百伏魔手来助,对皇朝真是丹心可表,这回诛伏了妖秽,既是不负今上所赐的金匾,便又报答了程大人的赏识之恩。」
  下边好像仍有点湿糊糊的,水若浑身俱不自在,哪能认真去听,嘴里只哼哼哈哈地随口应着。
  小玄见那贺天鹏眼睛死盯着水若,心中倏地警觉起来,暗暗骂道:「水若今才出山,又有什么才艺之名可给你『久闻』的?还说什么一直仰慕!哼,这家伙一定又是只跟姓方的小子一样想打我几个师姐主意的赖蛤蟆!」
  贺天鹏见水若几无反应,自觉没趣,遂朝方少麟道:「大人说的是,贺某今次前来,定叫这帮祸乱大泽的妖秽片甲不留。」
  说着眼睛不觉又瞟向了水若。
  水若这时才有所觉察,脸上更加不自然起来,还道自己哪里不妥,下意识用手拂了拂掉在额前的秀髮,孰料姿态绝美,越发惹人遐思。
  贺天鹏几乎呆住,呼吸亦若停顿。
  方少麟乜见,嘴角泛起一抹不为人察的不屑微笑,扬手示道:「少堡主,我们先去瞧下那破邪神兵如何?」
  贺天鹏乍然惊醒,忙恭声回道:「是,大人。」
  方少麟朝小玄笑道:「你不是喜欢机关术吗,也一道去瞧瞧要不要?」
  小玄哪肯跟他们一道,立刻拒绝:「有什么好瞧的,不去!」
  水若忙对方少麟道:「我正要带他去哩,你们先过去吧。」
  方少麟与贺天鹏当下告辞,一行人继续朝前行去。
  小玄见那贺天鹏走到拐弯处,犹回过头来瞧水若,心中愈加着恼:「看样子这家伙比姓方的小子还无耻呀,我可得仔细提防他!」
  继而想道:「怎么才下山几天,就有这么多居心叵测的家伙冒出来?唉……这也难怪,我那几个师姐哪个不是如花似玉美若天仙……本小圣责任重大啊!」
  待方少麟一行走远,水若便慌慌张张地问:「我脸上可有什么不妥么?那贺公子怎么老是盯着我瞧?」
  「没有不妥,那家伙定是个好色之徒无耻之尤,所以才这样色迷迷地瞧你。」
  小玄赶快抹黑。
  水若羞啐道:「你才是好……好……老乱说,小心我不睬你啦!」
  小玄见她妩媚可人,心中一蕩,猛又扑将过去,抱住女孩笑嘻嘻道:「好色之徒来啦!」
  水若赶紧捉摀住衣襟腰带,薄嗔道:「还胡闹,适才差点就给你害死了!」
  小玄道:「他们都走远远的了,这回一定没有人来啦!水儿……」
  「不要。」
  水若摇头,满脸坚决:「嗯……我带你去瞧一样东西吧,你肯定会喜欢的。」
  「不去不去,这里风景多好,而且我……我也累啦,走不动了。」
  小玄忙找借口,依然贼心不死。
  但水若这回哪里肯依,只拉着他的手边拖边哄地往前行:「走不动也要去,你没听方师弟说是破邪神兵吗?那可是飞萝师叔的神作,不去瞧你一定会后悔的。」
  后山腰处密林之中居然有一大块空阔平地,场上堆放着无数木料、工具与木製半成品,近百名工匠正忙碌地工作着,在平地周边上则有数十名手持长兵全副盔甲的士兵巡逻守卫。
  「那……那些是什么东西?」
  小玄目瞪口呆,远远眺向几座傍山搭建的高大棚子,其内赫然停放着近十只奇形怪状的庞然大物。
  水若指指前方,微笑道:「过去就知道了,师叔他们在那边哩。」
  山壁前,一群人正环聚在一只庞然大物周围,除了适才遇见的方少麟、贺天鹏等人,飞萝与小婉也在其中。
  水若向守卫出示了通行令牌,同小玄穿过操场,上前叩见飞萝。
  飞萝瞧见小玄,便笑吟吟道:「就知你呆不住的,今儿觉得怎样?」
  「差不多全好了。」
  小玄紧紧盯着前眼的怪物,见其形如卧倒的巨柜,长逾两丈,宽近八尺,上方有臂、弦、槽等构造,两侧则有箱、轮等物,许多地方刻镂着大小不一的各类符印。
  他平时就喜欢胡创乱造,除了本门的御甲术,对机关术、炼器术亦颇有涉猎,瞧出整只似由极多部件合成,而每个结合之处无不显透出巧夺天工的构思,委实精妙绝伦,心下惊歎交集:,忍不住问:「师叔,这大家伙是什么?」
  「开山神弩。」
  飞萝淡淡道。
  「开山神弩……啊!莫非就是曾在我教同邪皇一役中大显神通的神兵?」
  小玄张大了嘴巴。
  飞萝微笑道:「嗯,只是缩了水的,因为缺少了许多材料。」
  方少麟道:「虽是如此,但也够厉害的了,师叔,就让贺少堡主与我这几个将军瞧瞧它的威力如何?」
  飞萝点点头,方少麟便命人準备。
  几名士兵很快从旁担来一支长达近丈粗如海碗的巨矢,首尾各贴着一道法符,在夏小婉的指点下,小心翼翼地装填入弩床的开箭槽,尔后有两名大汉绞动弩后的轮盘,徐徐拉开了弩弦……整只开山弩彷彿积蓄了可怖的力量,发出令人紧张的吱吱声响。
  小婉指挥两名大汉调整好方向,朝方少麟点了点头。
  「放!」
  方少麟一声轻喝,巨矢倏地脱弩而出,众人还未瞧清,三十余丈处山壁前的一块巨大岩石轰然炸开,崩飞满天石屑,声势骇人。
  除了见过之人,余者无不动容。
  「好家伙!好家伙!无怪当年能令邪皇的魔邪大军闻风丧胆!」
  小玄咂舌,他搓搓手继道:「到时就用这家伙来对付那些骷髅巨魔,想来必是摧枯拉朽一般!」
  方少麟笑道:「正是为此,师叔才指点我们造这世外神兵。」
  他身侧那姓古的大鬍子将军忽然叩首道:「大人,这等仙家神兵,如能多造几只,战场之上必定所向披麾啊!」
  方少麟摇头道:「古将军,你也知道这是仙家之物,非同世间的寻常弩炮,耗材已极不菲,更需玄家之术点符炼化,岂能轻易造得。」
  「什么仙家之物呦,比起真正的开山神弩,这可差得远了,不过小儿过家家之物罢了。」
  飞萝微笑道。
  「天吶!这还叫做小儿过家家之物?」
  小玄围着巨弩团团转,摸摸这拍拍那,愈瞧脸上的惊歎与佩服之色便愈浓,嘴里又道:「好师叔,待有空时你一定要教教我这神物的製造之法。」
  「适才叫你来瞧还不干呢。」
  水若得意地横了他一眼。
  一直没有开口的贺天鹏突然插口,朝飞萝作揖道:「敢问老师,不知这开山神弩主要用料是何物?」
  方少麟代答道:「是大泽一带才有且材质最好的龙纹紫杉。」
  贺天鹏轻哦一声,接着道:「龙纹紫杉乃皇朝贡木,的确是上佳材料,韧、硬之度具为一流,但据在下所知,当日贵教用以抵御邪皇大军的开山神弩,用的却是天外海长洲才出的兆木所造,两者之差别可谓云泥吧?」
  飞萝笑吟吟地瞧着他道:「的确如此,贺公子见识不浅哩,所以适才我说这东西不过是小儿之物。」
  贺天鹏道:「长洲兆木极珍,便是上界神仙亦难以得之,用龙纹紫杉代替长洲兆木情非所以,但……嘿嘿,请恕小子无礼,造弩身或勉强可用龙纹紫杉代替,至于箭矢么,也用龙纹紫杉来造可就马虎了点。」
  「那你说用什么造?」
  旁边的水若忍不住问。
  贺天鹏顿时来了精神,侃侃而谈道:「大家请瞧,那支箭矢虽然击碎了石块,却也折成两半,据在下所知,这次祸乱大泽的妖秽仍是古时尸兵,皆俱经过魔化,强硬之度只怕非同小可,用龙纹紫杉所制的箭矢未必对付得了。」
  飞萝道:「贺公子所言不错,我也正为此担心哩。」
  那贺天鹏见获认可,虽极力抑饰,脸上还是露出了丝许得色。
  水若着急道:「可是我们又没有长洲兆木,你这话不是等于白说么?」
  贺天鹏摆摆手,道:「非也非也,程小姐请听在下慢慢说……」
  他清了清喉,朗声道:「据在下所知,距此百余里处,有个巨竹谷,谷中出产一种奇竹,名曰宝瓶,强韧之度虽仍不及长洲兆木,但却要比龙纹紫杉好上许多,而且宝瓶竹中蕴有克邪之特质,倘若用来製造破山神弩的箭矢,到时定可大破邪秽!」
  小玄见水若听得聚精会神,不禁郁闷,心里愤愤思道:「怎么又是一个『据在下所知』?哼!可见这家伙不单是个厚颜无耻的好色之徒,且还是个自我陶醉狂妄自大之辈!」
  飞萝道:「公子说的原来是宝瓶竹哦,嗯,那竹子的确比龙纹紫杉要好,不过听闻那巨竹谷的主人乃是七绝界中人,且脾气古怪,奴家可不敢去跟他讨啊……」
  她瞧瞧贺天鹏,微笑道:「贺公子既提出用宝瓶竹来造箭矢,莫非有什么法子?」
  贺天鹏眼角悄掠,见一旁的水若正在注目自己,遂把胸膛一挺,抑扬顿挫道:「小子不才,愿入巨竹谷求竹!」
  飞萝似微动容,睨了睨他道:「公子此话当真?那里可不是个好玩的地方哦。」
  贺天鹏傲然道:「在下从不乱许轻狂之诺,倘若此番无法取竹回来,日后再不姓贺!」
  豪言放出,偷眼又瞧水若,见玉人目中似有讚许之色,不禁暗暗自得。
  「很好。」
  飞萝笑靥如花:「既然贺公子胸有成竹,那便有劳啦。」
  方少麟大喜,亦道:「蕩魔堡少堡主之名果非虚传!此次前往,可需什么协助?」
  「不用,我一人去即可,人多了反而……」
  贺天鹏说到一半忽尔剎住,只惹得水若心里大生好奇。
  方少麟道微疑道:「可是少堡主若求得宝竹,一个人如何弄得回来?」
  「这个无需大人劳心,我的随身法囊曾得海外炼器名师秘法炼化,所容之量非同寻常,便是一片林子都搬得回来。」
  贺天鹏答。
  小玄心中一凛,悄忖道:「白二哥送我的如意囊,说是能装下一园子的瓜果蔬菜,如此已属不易,这家伙却说他的法囊能装下一片林子,不知是不是吹牛?」
  方少麟笑道:「原来如此,嗯……不知少堡主何时前往?近日探子频报妖秽漫延悄近,似有袭我泽阳之意,形势逼人啊。」
  贺天鹏道:「明早便动身,我有鹿蜀车,能日行数百里,若无意外,后天就能赶回来。」
  方少麟更喜:「如此最好,那我就恭候佳音了。」
  小玄听见「鹿蜀」两字,更是暗暗惊讶:「这家伙竟有那等上古异兽?这……这怎么可能……」
  但瞧贺天鹏神色不似说假,心中再无法小瞧他了。
  ******方少麟一行离去后,小玄便赖在后山不肯走了,整个上午皆跟在飞萝屁股后边,紧盯着她指点工匠们製造开山神弩各部位的构件,愈瞧愈觉匪夷所思,每逢神奇奥妙之处,只喜得抓耳挠腮眉花眼笑。可惜到了午后,水若就以需要休息为由,坚决不让他到后山去了。
  小玄无事可做,只好蒙头大睡,到了晚上,便更觉难熬。他大睁着两只眼睛呆呆地盯着帐顶,真恨不得突然从哪跳出个妖怪,好让自己痛扁一顿。
  胡思乱想间,脑海里忽然飘入一个曼妙身影,骤时想起了早上在后山小径的旖旎情景,心跳不觉加速,浑身俱热了起来。
  小玄面烫心跳,越想越是不堪,迷糊了不知多久,倏地惊醒过来,暗骂自己一声「该死」赶忙收抑心神,谁知越是不敢想,便越发挥之不去,脑海之中满是玉人那无比迷人的婀娜身姿,待想到逍遥峰上那个销魂之夜,更是难以自制。
  他痛苦地呻吟一声,差点就想跳下床去找水若,目光掠见放在窗台上插在青瓷瓶中的独蕾桃技,眼前突又浮现出另一张清纯如水娇艳若桃的俏靥来……
  「对了,今天还没召夭夭出来过呢……」
  小玄心中怦怦乱跳,口乾舌燥间,一股邪念悄然冒出,很快就瀰漫了整个心头。他的呼吸越来越烫,终于跳下床走到窗台前,把青瓷瓶儿端在怀里,三两步回到床上,深深吸了口气,开始默念召唤秘诀。
  床榻上方,一个纤俏袅娜的身影由淡转浓,夭夭从雾化之态渐变成实体,飘飘渺渺地浮在半空,俏脸上满是欢喜,生涩道:「以为你……不叫出来……不叫我出来了……今天。」
  小玄抬头盯着她,只觉女孩今夜格外动人,微笑道:「你喜欢我叫你出来是吗?」
  「喜……欢?喜欢是什么?」
  小桃精还是头一回听见这个词。
  「就是……就是……」
  小玄搔搔头,一时不知如何作答,含胡道:「就是愿意……盼望……想……」
  「哦,我明白啦,嗯,夭夭喜欢小玄出来……喜欢小玄叫出来……」
  夭夭嫣然道,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懂了。
  小玄招招手:「你下来吧,我脖子都酸了。」
  夭夭从半空飘然落下,无比可人地趴跪在绣满如意纹的美丽缎被上,她转头四望,一脸新奇之色:「为什么在这?」
  两人离得很近,头脸几欲贴着,小玄只觉一缕淡淡的幽香传入鼻中,心脏跳得愈加厉害,红着脸道:「我刚才在睡觉嘛,今天咱们……就在这儿说话好不好?」
  小桃精道:「好啊,夭夭喜欢,这儿很……很……」
  「很舒适是吧?或者说很舒服,就是……就是舒坦……愉快……快乐的意思。」
  小玄脱口道,却发现词不达意,说到后边,竟连自己都有点糊涂了。
  夭夭用心听着,小声念了两遍,笑道:「我记住了,小玄再教夭夭什么?今天。」
  她趴跪在被子上边,薄如夜露的纱衣轻垂落下,小玄突从低敞的襟口瞧见了一片白得晃眼的酥腻,中间还有一道若有似无的诱人浅谷,顿时目瞪口呆。
  夭夭迷惑地望着他,又不解地瞧了瞧自己的胸脯。
  小玄吞了吞口水,瀰漫心中邪念愈来愈浓,微喘道:「今天,不教说话了,教你……教你做游戏好不好?」
  「游戏是什么?」
  夭夭问。
  「游戏……游戏么……」
  小玄发觉做这个语文老师越来越困难了,乾脆道:「等我教你后,你就会明白了。」
  「好啊,你快教吧。」
  小桃精兴致盈然。
  「你……你先把衣服脱……脱下来。」
  小玄心脏剧跳,声音都哆嗦了。
  「为什么啊?」
  夭夭不懂。
  「因为,这个游戏只有脱掉衣服才能做。」
  小玄肃容道。
  「那……你也脱吗?」
  小桃精满脸天真的问。
  小玄鼻血差点一滚而出,盯着她那清纯如水的眼睛,无比邪恶道:「嗯,我也脱,我们全都要脱光光的……」